球迷网

重慶市嘉華報廢汽車回收有限公司

聯系我們

企業名稱:重慶市嘉華報廢汽車回收有限公司

LIANXIREN:LIUXIANSHENG

DIANHUA:68885919

球迷网SHOUJI:13340201557

球迷网YOUXIANG:3076511655@qq.com

WANGZHI:saracruse.com

球迷网DIZHI:ZHONGQINGSHIJIULONGPOQUHANGUZHENTIANSILU2HAO


各個地方對報廢汽車回收行業的各種見解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回收答疑

各個地方對報廢汽車回收行業的各種見解

發布日期:2018-04-12 作者: 點擊:

.汽車報廢新規:逾期不登記,車牌、行駛證將一律作廢

早在2017年的時候,我國汽車數量就已經突破2億輛了,這個數字還在不斷增加!如果汽車數量光增不減,會給交通環境帶來巨大的壓力,所以,我國交通部門會將一部分汽車強制報廢!

2018年1月15日,我國交通部門發布了一條關于汽車強制報廢的新規定,在這次的新規種明確表示,不符合規定的汽車要按要求進行注銷登記,逾期不登記的,將會作廢其車牌、行駛證和登記證書!

在新規發布的第一天,我國交通部門就查處了2千多余輛沒有按時登記注銷的汽車,被查到的這些汽車將會徹底失去汽車車牌,如果你的車牌號碼比較好,那就虧大了!

除了下發了新規定,我國交通部門還將會在近期嚴查不合格的汽車,如果有人駕駛已經達到報廢標準的車上路,一旦被抓到,將直接吊銷駕照,并處以2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的罰款!

可以看到,我國對沒有按規定報廢車輛的處罰力度還是很大的,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自己的汽車報廢年限,一旦達到報廢要求了,該登記注銷就登記注銷,該報廢就報廢,留在手里也沒用,還要冒著被查的風險,圖什么呢?

當然汽車被報廢的車主也別太傷心,我國交通部門還是很人性化的,你的汽車如果按規定報廢后,還能得到一些補貼,雖然錢不多,但也是點心意!報廢汽車回收企業總量控制被指“抱殘守缺”。

一份文件干預市場14年?

在揚州西郊西湖鎮蜀崗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找到了投訴單位——江蘇海眾機動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海眾”)。該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江蘇海眾從事舊機動車銷售及相關業務已有數年,在市場營銷中他們發現,隨著汽車市場的不斷擴張尤其是家庭轎車的迅速普及,2002年末我國民用汽車保有量2000萬輛,2015年底我國汽車保有量已達1.72億輛,現有的報廢汽車回收企業不僅從數量上難以滿足市場需求,而且行政干預形成的壟斷經營極不利于形成良性競爭機制,影響行業健康發展。按照《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所確立的精神以及《國務院關于取消和調整一批行政審批項目等事項的決定》等文件規定,江蘇海眾2015年12月12日向企業所在地揚州市商務局市場處遞交了新增報廢汽車回收拆解業務的申請,但旋即被該處以“一個地級市只允許有一家汽車拆解回收企業”為由“不予受理”。

江蘇海眾負責人認為:報廢汽車拆解回收企業“總量控制”的規定在有關文件出臺的當時或許有其合理成因,但在14年后的今天來看,該規定顯然有悖于黨中央、國務院“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指導思想,而且有關文件只是規定“地級市原則上只設一個報廢汽車拆解回收企業”,并未明確禁止新增企業的項目申請,因此,有關部門簡單粗暴地“不予受理”涉嫌“行政不作為”。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通過有關渠道得到了揚州市商務局就江蘇海眾“核準報廢汽車回收拆解經營項目”一案的書面“回復”,“回復”的主要精神是:“2001年6月16日國務院以‘307號令’形式發布了《報廢汽車回收管理辦法》,該《辦法》規定國家對報廢汽車回收業實行特種行業管理,對報廢汽車回收企業實行資格認定制度”;“設立報廢汽車回收企業應當符合行業規劃和合理布局”;“國家和省對報廢汽車回收企業實行總量控制”……

對于揚州市商務局的這份“回復”,江蘇海眾表示不能認同,其理由是:《報廢汽車回收管理辦法》出臺后僅一年多時間,2002年11月1日,國務院即以“國發(2002)24號文”形式發布《國務院關于取消第一批行政審批項目的決定》,取消了789項行政審批項目,“報廢汽車回收拆解企業資格認證”赫然在列(序號66);《國務院決定保留的工商登記前置審批事項目錄》中也沒有“報廢汽車回收拆解”。“行業準入的‘資格認證’已被國務院取消。”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查閱有關資料發現,“24號文”規定取消的行政審批項目確實包含“報廢汽車回收拆解企業資格認證”,此項認證的法律依據“307號令”卻未曾相應廢止或修改;記者同時注意到,國家經貿委辦公廳緊隨“24號文”之后,于2002年12月13日以“國經貿廳資源(2002)170號文”的形式向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有關部門發出專函,稱國務院取消了國家經貿委報廢汽車回收拆解企業資格認證的審批權,但各級經貿委“要堅決按照‘307號令’和國家經貿委關于‘總量控制’的要求做好報廢汽車回收拆解企業資格認定工作”,而這正是揚州市商務局“不予受理”江蘇海眾項目審批的重要依據。該局的官方說法是——“取消國家經貿委報廢汽車回收拆解企業資格認證審批權后,一些單位和個人對設立報廢汽車回收企業需要經過省級經貿部門進行資格認定產生了誤解”。

重慶報廢車回收

專家:回收企業數量10年未變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從當地公安部門獲得了一組揚州市汽車保有量數據——2003年底7.4萬輛;2009年底18.7萬輛;2015年底56.4萬輛……作為一座三線城市,揚州的“汽車保有量激增”有著較強的代表性——近10年來,全國各地的汽車保有量都在呈爆發式增長,新華社2016年1月25日發布來自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的消息稱,2015年底中國汽車保有量已達1.72億輛。

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業內專家在與《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交流時說,雖然我國整體汽車報廢率估計還不到汽車保有量的4%,明顯低于成熟市場國家6%~8%的水平,但按照既有的汽車保有量測算,應該進入報廢回收范圍的汽車已經超過600萬輛∕年,而由于“總量控制”的行政干預,全國的報廢汽車回收拆解企業至今僅有500多家,不僅數量與10年前幾乎相當,而且大都規模偏小、產能偏弱,根本無法應對不斷擴大的市場需求,還會由此帶來“報廢車輛流入黑市”等一系列社會問題。與之相對照,汽車年報廢量兩倍于我們的美國共有12000多家汽車拆解企業、20000家零部件再制造企業和200家拆后報廢汽車粉碎企業,也就是說支撐美國的汽車報廢處理業務的企業數量是我們的50多倍。對于我國有關部門始終“堅守”企業數量這個“底線”,該專家表示“一直難以茍同”——“政策制定者的官方表述是‘考慮區域特點和汽車保有量,并有利于報廢汽車集中拆解、機械化處理和規模化經營發展合理布局’,考慮數量的初衷可能是為了保證質量,但質量出自監管而非取決于數量;以控制監管范圍來防范瀆職風險則大有懶政之嫌。”

該專家還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的報廢汽車拆解行業存在著亟待消除的“質”的差異。仍以美國為例,完善的市場體系和先進的回收技術使得80%左右的報廢汽車零部件通過“再制造”等方式獲得重新利用,這不僅使報廢汽車回收企業得到利潤支撐,對整個國家的循環經濟發展也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反觀國內,囿于制度環境和技術水平,許多報廢汽車回收拆解企業仍在低層次運營——報廢汽車參照廢舊金屬的市場行情折價收購;拆解所得又只能作為廢舊材料直接銷售,從而出現“收購吃不飽”、“銷售吃不好”的狀況。“‘吃不飽’、‘吃不好’不能簡單地以回收企業數量控制來解決,恰恰相反,必須更加充分地發揮市場規律的作用,讓資本、技術和經營理念的新鮮血液不斷進入報廢汽車回收拆解行業,而不是以計劃經濟思維指導‘合理布局’從而‘以排他模式讓現有企業都有一口飯吃’。”該專家認為。

重慶報廢車回收有關專家關于報廢汽車回收行業“吃不飽”、“吃不好”的說法,也曾得到業內人士的證實。2013年7月11日,時任中國物資再生協會會長劉堅民在商務部“汽車流通發展促進綠色循環消費”專題新聞發布會上就曾坦承:報廢汽車回收價格一般只有市場統料廢鋼價格的40%左右,影響報廢車車主交車的積極性。從企業盈利角度分析,劉堅民的說法則是:國內報廢汽車回收拆解的零部件及材料附加值很低,環保拆解、科學拆解、資源利用、工作效率等都有待提高,整個行業做好做強任重道遠……

每年只有20%的應報廢車輛被正規回收?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采訪中發現,關于報廢汽車回收拆解企業的“總量控制”,國家主管部門和相關行業內部也并非“鐵板一塊”,2010年7月19日,綜合各方反映,國務院法制辦公室發出通知,全文公布《報廢機動車回收拆解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條例》”),廣泛聽取社會意見。

《條例》指出,2002年清理行政審批時,現行《報廢汽車回收管理辦法》確立的“報廢汽車回收企業資格認定”被取消,但報廢汽車回收拆解活動涉及公共安全、環境保護以及循環經濟發展,建議重新確立報廢汽車回收拆解企業資格許可制度。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注意到,預備用于取代《報廢汽車回收管理辦法》的《條例》給企業進入報廢汽車回收行業設置了若干“門檻”,包括“應當符合行業發展規劃”,但通篇未見“總量控制”之類的說法。

有媒體報道稱,現任中國物資再生協會會長龍少海曾于2013年9月4日在“2013中國國際回收大會”上透露,《條例》對《報廢汽車回收管理辦法》所做的一項重大修改就是放開“總量控制”。和全國337個地級以上城市和2000多個縣級城市相比,500多家報廢汽車回收拆解企業并不多,而這主要是“總量控制”造成的。如果放開“總量控制”,預計到2020年,具有汽車拆解資質的企業將達到1500家,每家企業的年均回收量將從目前的2000輛上升到4000輛。

一位資深業內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條例》由國務院法制辦會同商務部、公安部、國家質檢總局、環保部等多部門聯合起草并數次征詢相關行業及地方政府的意見,2014年下半年,國務院法制辦會同商務部研究制定的《條例》修改稿也早已發至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但可能是因為各種利益的博弈或明或暗、錯綜復雜,至今難成定論。

江蘇海眾負責人認為,無論是出于何種考慮,國家都應當在報廢汽車回收拆解等“特種行業”建立起嚴格的準入和退出機制,但“企業數量”與“從業資格”沒有必然聯系;“正規渠道”不能與時俱進地擴容、升級,導致絕大部分報廢汽車流入黑市甚至重新上路行駛更令人觸目驚心。至于企業數量解禁以后會不會陷入“一管就死、一放就亂”的怪圈,該負責人認為,有此可能但政府無需過度操心,“按照現在的發展趨勢,幾年之內國內汽車年報廢量就有望超過1000萬輛,與之相對應的汽車拆解市場將是一個百億元、千億元級的巨大‘蛋糕’;退一步說,在充分競爭的環境下,即使真的出現‘需求飽和’,重構市場秩序最有效的‘指揮棒’只能是市場本身。”該負責人說。

關于江蘇海眾負責人“絕大多數報廢汽車流入黑市”的說法看似聳人聽聞,但致公黨中央2015年3月提交給全國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的《關于推進廢舊汽車綠色拆解再利用的提案》為其提供了“旁證”——《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全國政協網站上看到,這份提案的表述是:“我國每年應報廢車輛中真正進入正規回收渠道的大約只有20%,有近80%的報廢汽車一半進入非法拆解渠道,另一半依然在道路上繼續行駛……”


本文網址:http://saracruse.com/news/380.html

關鍵詞:重慶報廢車回收

最近瀏覽:

上海天天彩选4 黑龙江快乐十分 甘肃11选5 黑龙江快乐十分 河南11选5 河南11选5 湖南快乐十分 甘肃11选5